焊管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焊管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山西原副省长梁滨疑为巨富张新明后台之一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8 07:56:49 阅读: 来源:焊管机厂家

山西原副省长梁滨疑为巨富张新明后台之一

当环绕帝都的烟囱工厂工地再度一齐发动,当首都人民睁开眼又发现许多大楼发射升空周围飘来了熟悉而醇厚的霾味,沉寂了40多天的中纪委再次出手。

这次落马的是河北省委常委、组织部长梁滨,58岁。而这位十八大后首名落马的省委组织部长,也因其身份的多样,而有着诸多耐人寻味之处。

身上的众多标签

梁滨的身上有许多标签。

山西孝义,一个煤矿资源丰富的地方。出生于这里的梁滨,在18岁那年成为一名知青。之后,他是大学生,然后留校任教,并在高校团委的任上一干就是13年,然后“顺理成章”地进入团省委,并在两年后成为山西团省委书记,正式迈入政界。其后,他在7年的时间里,完成了在山西两地担任市级“一把手”的履历,并在期间在中央党校读了硕士,在中国社科院读了博士,成为“学者型领导”;2003年,梁滨升任副部级,进入山西常委班子,担任副省长,还被山西财经大学聘为兼职教授。2008年,梁滨调任邻省河北,任省委常委、组织部长。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的校友网上,还挂着一篇叫做《为政之德 赤子之心》的文章,文章主角正是梁滨。文章刊发的时间,正是梁调任河北之际。这篇文章对梁不吝赞美,称其有“儒雅的学者气质”,“接受了严格的专业训练和系统的创新研究”。

高校、学者、团干部、地市级一把手、副省长、省委常委、组织部长、中纪委委员、人大代表……山西30多年、河北6年,梁滨完成了层层的身份转换,同时也迎来了一步一个台阶的走高。

而《凤凰周刊》披露的细节也颇具此前中纪委抓人的行事风格:原定于19日上午出席一个会议的梁滨,突然在18日晚间被抓走;会议开始后20分钟仍未到场,随后其桌牌被撤下。

1天后,消息公诸于世。

与多人的交集

梁滨为什么落马?今天刚公布被调查的消息,这样的理由自然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水落石出。但一个人行走江湖,总能留下些许蛛丝马迹。

比如,和落马不久、去年才进入山西省委常委序列的统战部原部长白云,梁滨有过最早的交集。1993年,白云成为共青团山西省委副书记时,梁滨已在副书记位子上坐了3个月,并在1994年到1996年期间,以书记的身份,当了白云两年的直接领导。

最短的交集,是和太原市委原书记陈川平。2008年4月,陈川平走马上任副省长,一个月后,梁滨即调任河北。

与梁滨同时升任山西省委常委的,是金道铭。彼时金从中纪委“空降”而来,担任省纪委书记。

渊源最深者,当属早其五年就进入省委常委序列的申维辰。这位和梁同样担任过团省委副书记、地委书记的老虎,是十八大后第一个落马的中纪委委员。梁滨,是第二个。

而最让人啼笑皆非的则是杜善学——2008年,梁滨成为山西财经大学的兼职教授、博导,而同一年当上长治市委书记的杜善学,也是母校的兼职教授。就这样,两个官员,以同一学校教师的身份,有了“同事”之名。

虽然我们不能凭借“做过同事就一定有勾结”“当过领导就有违规提拔”这样的思路来判断这种曾经的交集履历,但是这种时间和工作关系上的交集,却可能为以后很多的事情埋下伏笔。

山西纠葛

侠客岛(xiake_island)上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河北政界人士表示,梁滨到河北的时间不长,在媒体眼中也“行事低调”。今天有报道称,在中央巡视河北之后,河北曾有各种传言,但各种传也能都没有指向梁滨。这位人士表示,其“出事儿可能跟在山西的经历有关”。

在梁滨落马之后,反应迅速的《财经》、澎湃新闻等媒体就开始了对梁滨山西往事的挖掘。澎湃新闻就称,梁滨的一位直系亲属在山西注册有公司(为公司实际控制人),主要涉及园林绿化、房地产开发等项目,大量的工程在河北,在山西长治等地也有工程。

侠客岛上一位山西孝义籍消息人士则更表示,梁可能就是此前深陷被抓传闻至今仍未露面的山西前首富、“第二组织部长”张新明的后台之一,曾帮助张“疏通”各路关系,而其与金道铭、申维辰之间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而在侠客岛半年前关于金道铭、申维辰、宋林等落马官员的一系列分析文章中就曾指出,这些官员的落马,可能都与华润收购张新明名下煤矿企业的一桩案件有关。

在这种情况下,该消息人士表示,“被谁咬出来都很正常”。

河北任上

前几天,河北秦皇岛一名管水龙头的“小官”,被爆出家里搜出1亿多现金和数十公斤黄金的消息,一时间舆论哗然。而人们的注意力也逐渐朝向另一个问题:这么小的官儿,哪儿来那么大能量?后台是谁?谁提拔的?

管人用人,是组织部的事。

在这个时候重读中央巡视组对河北的反馈意见,或许可以对读出一些痕迹:“在严明党的政治纪律和组织纪律方面,一些党组织和党员干部党内政治生活不严格,个别领导干部搞团团伙伙,并与企业老板结成利益纽带,一些基层组织软弱涣散。干部选拔任用方面,跑官要官之风仍然存在,执行职数和编制管理等规定不严格,存在安排照顾干部亲属、违规进人、档案造假等问题。”

财新的记者引述消息人士的话表示,对省内存在的“跑官要官之风”等组织问题,梁滨“负有直接责任”。

侠客岛前述的河北人士也有类似的感受。据其反映,在河北省委组织部长任上,梁滨“口碑并不好”,“能力不行,只收钱不办事”。

这种“口碑不好”的原因,或许在梁滨的“自我剖析”里也能找到些许对应之处——今年9月,在被作为全国样板的河北省委民主生活会上,梁滨就自我批评道,“自己当领导时间长了,主观意识也逐渐浓了,有时让人感到‘强势’、‘盛气’”,“‘四风’如同臭豆腐,闻起来臭吃起来香,它是一种落后文化基因,具有遗传性;是一种先天免疫缺陷,具有易感性;是一种高致病病毒,具有传染性”。

同时,他还批评省委书记曰:“在干部问题上应该投入更大的精力,应该尽快熟悉干部的总体情况,特别是注重保持干部政策的连续性。”

虽然他批评书记对干部情况的不了解,但也有人对他“开炮”称:“同干部接触交流得不普遍,对有些干部的情况了解掌握得不全面。”

落马深意

虽然到目前为止已经有55名省部级及以上老虎被打,但梁滨依然引人注目:第二个落马的现任中纪委委员、河北省第一个落马的省委常委、18大以后全国落马的首名省委组织部长。

在侠客岛看来,省委组织部长,是梁滨落马一案最意味深长的标签。

最新一期的《凤凰周刊》,封面报道是关于徐的。在这篇内幕披露颇多的长篇报道中,专门对徐对军队内部选人用人方面存在的问题进行了大篇幅的报道。

长期担任总政治部主任的徐,在官方公布的罪状中,第一条就是“在军中买官卖官”。因此该文称,“掌管着数百万解放军和武警部队中高级领导干部的人事任免调配权,在长达十多年的时间内,全军中高级军官们的政治前途和职务升迁,徐一句话可定乾坤。总部机关、各大军区、军兵种的将校想要‘进步’,善于钻营者都想傍上这棵大树。”

也正是因为在用人上的权力,徐才能纵容身边人、亲属、秘书甚至司机收受巨额贿赂。

虽然到目前,关于梁滨在河北省委组织部长任上所犯之事还无确凿消息,但既然“负有直接责任”,那么一旦查出,大略也如此类。

习近平曾引用古语言,“为政之道,首在用人”。用人腐败是最大的腐败。从去年的全国组织工作会议至今,关于组织工作、选人用人,对于“带病提拔”、跑官卖官,中纪委和中组部动作频出。在这个意义上,梁滨的落马和徐才厚案一样,才真正具有了反腐的根基性意义——因为人们总要问的一句就是:老虎都是从苍蝇做起的,那么,是谁把老虎提拔到老虎的位置上的?政治生态出了什么问题?

社科院的那篇文章,曾经归纳了梁滨从政理念的“四种意识”,其中就有“法治意识”:“梁滨更多地把它当做是对权力的一种敬畏。权力是神圣的,无论东方还是西方,都认为权力来自人民。”

反讽的是,具有“法治意识”的梁滨的落马,距离讨论“依法治国”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刚好隔着一个月的时间。

文/公子无忌、司徒格子

合肥汽柱

贵州燃烧火炬

黑龙江硬质合金钨钢缩管模具

陕西图书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