焊管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焊管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金门县原县长陈水在披露厦金直航的台前幕后0

发布时间:2020-03-04 03:50:34 阅读: 来源:焊管机厂家

提到“小三通”无法跳过一个人,这个人便是时任金门县长的陈水在。陈水在担任金门县长多年,他担任过两届“官派”县长以及两届民选县长。他是“小三通”的推动者、亲历者和见证者,在第二届民选县长任内,陈水在于2001年1月2日率团到厦门参访,被誉为“破冰之旅”。那么,“小三通”成功开启的背后有哪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6000公尺走了52年

2001年1月2日,陈水在率领由金门县政府工作人员、县议员、乡镇长以及台湾本岛的金门同乡等185人组成的参访团,乘坐“太武号”与“浯江号”轮船,从金门料罗港出发,经过曾经炮火连天的金厦水域,抵达厦门和平码头,踏上一水之隔的土地,完成“小三通”首航,这是至1949年以来,厦金间第一次正式通航。

上岸后,厦门民众给予了陈水在一行热烈的欢迎,暌违多年的亲人拥抱在一起,当如今回忆起时的场面,陈水在依旧感动:“曾经隔绝两岸的亲人紧紧拥抱的一幕,是我那时印象最为深刻的场面。记得当初看到那一幕,我的眼泪也不停地往外淌出。”

在大陆的五天四夜,陈水在一行访问了不少地方,他们从漳州一路走到大嶝岛,沿路得到了很多人热情的接待。那一次,陈水还特地前往大嶝岛参访。对此,陈水在解释说:“大嶝岛在大陆解放前原是金门县的一个乡,而在台湾日据时代,日本曾占据过金门,于是金门县政府便搬到大嶝岛。”所以,第一次来大陆的时候,陈水在才会专门前往位于大嶝岛的金门县政府遗址参观。

“两岸同文同种,金门跟福建更是血缘相连。”陈水在指出,“我们金门原先是属于泉州府同安县的,民国4年才脱离同安设县,所以基本上,我们把同安当成母亲,这是有一种特殊情感在里面的。所以这一趟‘破冰之旅’,我们只是在做我们该做的事,做历史的事”。

蔡英文多次到金门协商

提及“小三通”的诞生,陈水在回忆,当年“小三通”是金门方面主动提出的,而之所以由此想法,其实有两方面的考量:一是经济性,二是政治性。“相对于当时的民进党当局侧重政治性,金门则更注重经济性。我们会提出这个想法,当然是更多站在金门的角度。金门是海中间的一个小岛,如果只跟台本岛连结,还不能够对这个岛的发展带来突破,所以我们能想到的就是跟大陆连结或产生关系,这对金门发展是比较有力的。”因此陈水在坦言,“站在金门未来前途的角度思考,我们提出首先要跟厦门乃至福建进行交流”。

当时是民进党上台“执政”,两岸关系不是很好,所有协商管道通通封闭,如果金门能够跟厦门搞“小三通”,在政治方面至少有了一个通口。于是,居于上述考量,陈水在主导下的金门县政府与民进党当局进行了“充分的讨论”,最终达成共识,认为该方案可行。

那么,个中细节又是如何的呢?陈水在进一步揭秘,台湾“立法院”在这之前通过了一个“离岛建设条例”的“法案”,在该“法案”的条文中有几个很模糊很不明确的有关“三通”的字眼,而正是这几个字眼帮上了大忙,推动“小三通”有了着力点,陈水在带领下的金门县政府充分利用了这几个字眼,将之作为“小三通”的“法源依据”。

由于“有凭有据”,陈水在觉得他们是理直气壮的,并且不管哪一个党来“主政”都很难拒绝金门提出的主张。于是,文章便从那开始做起。在金门县议会上,陈水在与县议员进行充分讨论后形成共识,并与台北方面进行多次的沟通与洽谈,在洽商的过程中,时任台湾“陆委会主委”的蔡英文还曾多次前往金门与时任金门县长的陈水在进行讨论,最终金门与台当局形成了腹案。

随后,金门方面起草了一份有关金门要与厦门进行“小三通”试验的“公文”,并将其报送台湾“陆委会”进行审批。由于之前双方已对该事宜进行了诸多讨论,并已有了定案,因此,对于当时那纸“公文”,陈水在直言,“只是形式而已,‘小三通’事宜一定会获得批准的”。公文审批下来之后,陈水在派遣好几批的先遣人员到大陆协商,后来这些人返回金门向陈水在汇报情况后,陈水在把这个信息传递给台北,获得台北许可后,陈水在便着手进行参访大陆的准备。

其中,在与大陆进行协商之时,陈水在由于具有县长身份,不方便出面与大陆直接进行接触,于是他透过金门县议会的民意代表与大陆进行沟通。陈水在回忆,他先委托一个由35人组成的先遣团,从香港绕道厦门,跟有关单位进行商讨,就正式讨论之时要碰触、协商和考量哪些问题交换了各自的意见,而这些都是“地下的工作,没有公开的,也不见新闻的”。

当时大陆方面也表达了善意,答应和金门进行正式的讨论。之后双方进行了大约半年以上的密集来往,在这之中,厦门的相关单位出了很多的力量。最终,双方敲定于2001年1月1日,由陈水在带领金门的访问团到厦门参访,开启“小三通”。

通过金胞联与大陆协商

在推动“小三通”的过程中,陈水在坦言遇到的困难不在少数,而这些困难大多来自于他们金门县之上的单位。陈水在指出,当时民进党的相关“政策”是比较保守的,因此,他们花了很多功夫和时间进行游说,跟民进党当局进行多次周旋,民进党当局在“半推半就”的情况下,最后与金门方面达成在不影响所谓的“国防安全”前提下,同意由陈水在带队,正式访问大陆。“从台湾方面来看,这是52年来的第一次,我正式以金门县长的官方身份访问中国大陆,其中的困难可想而知。那些困难包括政策性的、原则性的、重点性的以及细节性的”。陈水在说。

陈水在回忆,除了当时台湾当局的阻碍,那次参访其实还有很多“心酸的过程”。比如,要绕道香港,不能直接到大陆,;不能大喇喇地谈论这个事情,要通过管道委托人员私下拜会大陆地方政府,并把自己的主张和构想传达给他们等等。此外,陈水在透露,在此次“破冰之旅”中,曾出现过一个小插曲:原本参访的时间是定在2001年1月1日,当时他们一行已上船准备出发前往大陆,但由于某些原因却未能成行,最后才推迟到第二天。

“为了促成‘小三通’,我们除了不断跟台北讨论之外,也要跟中国大陆进行协商,而和现在的情况大致相仿,那时候也不能政府对政府,只能通过民间的地下管道进行”。陈水在表示,福建省内七到八个的“金门同胞联谊会”(简称“金胞联”)扮演重要角色,“他们做了很多地下工作”。其中最重要是担任了游说、牵线和接待工作。“金胞联”与大陆相关部门进行沟通,表达金门方面的意愿,协助金门官员前往大陆,由于金门官员在大陆人生地不熟,“金胞联”常担当牵线的角色,当大陆政府不方便接待时,“金胞联”也会出面接待他们。

在陈水在看来,“金胞联”对“小三通”贡献十分大。“他们居于金门人的情节,对‘小三通’非常期待,在‘小三通’这件事上,他们是我们的英雄。”

“鼓浪屿”号首航金门同样感人

在陈水在于2001年1月2日,率团从金门直航厦门之后不久,该年2月6日,厦门“鼓浪屿”号轮船乘载由76名大陆金门籍民众组成的“探亲团”从厦门驶向金门,这也是52年来大陆轮船首次直航金门,意义同样不容小觑。在“小三通”之前,大陆金门籍民众与自己在金门的亲人联系的方式有两种,一是通过信件的形式,二是绕道香港和台湾本岛再到金门。在第二种联系方式中,当时大陆金门籍民众去金门的难度可想而知,他们要绕一个大圈,十分不便不说,而且费用也很高,并且申请并非易事,手续也相当繁琐,最终也不见得能否成行。

当时“探亲团”的成功达阵,陈水在为之付出了不少心力,而对于当时为何要协助这些在1949年左右,由于战争原因留在大陆的金门籍民众返乡探亲,陈水在说道,“他们真的很渴望回到故乡,当初一方面是因为他们是我们金门的同胞,大都已经七八十岁了,可以说这辈子能否回到金门是很难意料的。所以居于所谓的人道也好,还只是认为是自己的乡亲也好,我曾经让我们的有关部门,把这个方案提出来,”并将之付诸实践。

而当时民进党当局对此也没有刁难,陈水在称,“我们有‘道合’,我们也有‘公文’呈报,也经过他们的同意,他们也认为这是一个人道的议题”,“这件事还算比较圆满,这也是一段佳话美话”。

包括第一批“鼓浪屿”号搭载的探亲团在内,陈水在主导下的金门县政府总共协助三批探亲团到金门探亲,而到金门探亲的人员,他们的吃住完全由当时的金门县政府承担。每批探亲团到金门,陈水在都会前去迎接,并连同他们在金门的家人一起宴请,“给他们办团圆餐”。

在探亲团登上金门时,由于大部分人长达52年从未回过家乡,陈水在告诉记者,他亲眼看到,他们一下船马上趴在地上亲吻土地,老泪纵横,而那种激动的心情,正如同他2001年1月2日“登陆”厦门和平码头时的心情,非常地感慨,非常地激动。由此,陈水在表示,“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为他们做了一些事情,我也很安慰,能帮他们圆梦,圆了所谓52年来无法圆的梦”。

陈水在进一步讲述道,很多不管是留在金门的大陆籍民众,还是留在大陆的金门籍民众,大部分都各自重新组织了家庭,但是原来的家他们是永远忘不了的。在探亲团到达金门后,他们回到自己原先的家里,跟亲人抱在一起痛哭流涕,那个场面看了后,令人很心酸。陈水在说这些画面他都看了好多次,场面非常感人,如果你在现场你也会有同感的。

防腐木

办理深户

晋江鞋业

装修资质代办